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戏里戏外】【第7部分】【作者:一叶孤舟】

https://www.chinas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722|回复: 1

[转帖] 【戏里戏外】【第7部分】【作者:一叶孤舟】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0326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23-3-17 07: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lmfnba 于 2023-3-17 10:24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淮盛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脸朝下,趴在搁浅的岸边,背上和后脑隐隐作痛。

  他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是一片荒山野岭,附近没有林栀的身影。

  却眼尖的发现,靠近岸边的浅水区的树枝勾拦着一只红白相间的女士板鞋,他急忙跳进水中把鞋子捡了上来。

  他仔细的查看着这只鞋子,确定这就是林栀今天穿的那只。

  可为何只见鞋子,不见人呢?

  季淮盛忧心忡忡的看了眼幽深的河水后,他把手里的鞋子放在一边,起身跳进了河里。

  他在河里沉沉浮浮,钻上潜下,搜寻着林栀的身影,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却还是没有发现林栀的踪迹。

  体力消耗得所剩无几了,他疲惫的游回岸边,对着空旷的山谷撕心裂肺的大喊了几声:“林栀,你在哪里?”

  可是没人回应他,回应他的只有晃荡在山谷中的回音。

  季淮盛跪坐在岸边,捧着林栀的鞋子,呢喃的叫着她的名字,他肩膀轻微抖动,有压抑的啜泣声自他紧抿的薄唇里溢出来。

  他不愿意相信林栀已经遇害了,可是他根本找不到她的身影,她一个昏迷的弱女子,恐怕早已凶多吉少。

  他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他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胸腔里出一丝悲鸣。

  片刻后,不死心的又起身跃进了河里,他还想再找找,也许林栀在等着他去找她呢。

  水里那么冷那么深,她一定很害怕。

  他找了一番后,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她的踪迹,他有些沮丧,也停止了潜水,似脱力一般,仰躺在水面上,手握成拳,用力锤了一下水面,溅起一阵水花。

  然后突然没有其它动作,就这样成大字型,闭着眼睛,漂浮在水面,顺着水流飘向下游。

  空气中突然传来林栀焦急的大喊:“季淮盛,你在干嘛?快上来啊!”

  季淮盛蓦地睁开眼睛,向声源处看去,发现林栀站在岸上担忧的看着他。

  体力莫名的迅回复,他猛的向岸边游去,快的划水,一上岸就奔到林栀跟前,二话不说的把她紧紧的抱住。

  他很用力的抱着她,似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感受到她真实的体温,刚才空荡荡的心顿时被填满。

  他刚才以为她差点……

  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庆幸,她还活着。

  林栀被他抱得一阵怔愣,却没有推开他,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是那种受到巨大惊吓后无法自控的颤抖。

  贴着他胸膛的耳朵,甚至能清晰的听到他咚咚咚的心跳声,他的心跳得好快,似是要突破皮肉跳出来一般。

  她怔愣了片刻后,抬起手臂轻轻的回抱住他的肩膀。

  刚才林栀清醒过来后,便往上游走去,她隐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走了几百米后,她发现季淮盛在捧着她的鞋子跪坐在岸边,身子轻微的颤抖着,嘴里不停的叫着她名字。

  林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季淮盛,一时呆住了,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他,连话也忘了说。

  他全身上下都是湿哒哒的,头凌乱,头顶上挂着两片枯黄的树叶,茬在不停的滴着水珠。

  往常干净整洁的白衬衫,沾上了污泥,又脏又皱,甚至掉了好几颗扣子,领口凌乱的大开着,衬衫的下摆,从裤子里钻出了一截,看起来不伦不类。

  等他抬起头时,林栀发现他神色沉痛悲怆,整个人魂不守舍,她隐约看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眼角滑落。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不可一世的季淮盛怎么可能会为她哭。

  接着她看到季淮盛跳进了河里,钻上潜下的,然后他突然不动了,随着水流往下飘去,她顿时一惊,急忙回过神来,大喊着他的名字。

  27

  季淮盛抱了林栀好一会儿才放开,他放开她后,仔细检查着她身上是否受伤,询问林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栀摇摇头,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他。

  她完全被眼前的季淮盛给惊住了,她从未见过这么狼狈的季淮盛,心里眼里只顾着担心她,却连他自己都顾不上。

  若不是那微微刺痛的膝盖在提醒她这是真的,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确定林栀没有受伤后,季淮盛牵着她的手往河的上游走去。

  林栀看了看被他牵着的手,又看了看他后背的白衬衫里渗出来的点点鲜红的血迹,鼻子一酸,居然不忍心推开他。

  他这是为了救她而受伤的吗?

  心里暗藏多年的情愫,突然开始不知不觉的酵。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都没发现有桥可以通到河的对面,而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再往前走了几百米后,季淮盛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间小木屋,他和林栀走近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屋里有一张用木板搭成的简陋小床,和一张小凳子,木屋的角落里堆着一把干柴,墙上挂着几张鱼网和一个竹篮。

  这木屋应该是渔夫来这里打鱼时临时落脚的地方。

  观察完这木屋后,季淮盛回头对着林栀道:“天快黑了,晚上赶路不安全,我们今晚在这里住一宿,等明天天亮了我们再回去。”

  林栀轻轻的嗯了声。

  季淮盛拿了块挂在墙上的破布擦了擦木床,让林栀坐在上面,他把墙上的竹篮拿下来,发现里面有一瓶未开封的白酒和两盒火柴。

  他拿起角落里的干柴燃了个火堆后,回头对林栀说:“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烤干,湿衣服穿在身上容易感冒。”

  湿哒哒衣服穿在身上,的确不太舒服,林栀扭捏了一下,就把湿衣服脱下来给季淮盛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哈啾。”刚脱下衣服没多久,林栀就打了个喷嚏,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季淮盛回头看她:“感冒了吗?”

  林栀有些羞赧的侧过身子,把裸背对着他:“好像是着凉了。”

  她觉得有点冷,裸露的皮肤都起鸡皮疙瘩了,奈何衣服还没干。

  突然她的目光被前面的竹篮吸引住了,她指着竹篮里的白酒对季淮盛说:“你把那瓶酒递给我喝两口暖暖身子,我觉得有些冷。”

  季淮盛闻言拿起白酒,拧开瓶盖递给了她。

  林栀接过白酒看了眼包装,名字有点奇怪,叫“果子白酒”,果酒就叫果酒啊,白酒就叫白酒啊,什么果子白酒啊。

  她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酒味并不是很浓,有点醇厚的辛味,吞下去后,一股酸甜从喉咙里漫了上来,味道有点特别,但挺好喝的。

  没过多久,林栀的衣服就烘干了,季淮盛回头把衣服递给她后,就开始烘自己的衣服。

  他刚脱完衣服没多久,就感觉有一双柔软的小手轻抚过自己背上的伤口。

  林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问:“疼吗?”

  季淮盛摇头:“不是很疼。”

  刚开始被巨大的礁石砸到,其实挺疼的,时间长了,现在只会隐隐作痛。

  林栀轻吻了一下他的后背,叫他:“季淮盛。”

  “嗯?”他应声回头。

  林栀突然向他扑来,对准他的薄唇狠狠咬了一口,有铁锈味在两人的嘴里蔓延开来。

  “你真是个混蛋!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她松开他的唇道。

  “对不起。”他也觉得以前的自己是个混蛋。

  接着她抬手砸了一下他的胸口,继续说“枉费我那么喜欢你,你居然这样践踏我的感情。”

  季淮盛蓦地愣住,喜欢他?

  他震惊的看向林栀,却发现她脸颊酡红,眼神迷离,身子都有些摇晃。

  再看向放在床边的那瓶酒时,现已经空空如也了,没想到她居然把整瓶酒都喝了,他以为她只是喝两口暖暖身子罢了。

  她这是醉了吧,说的应该是胡话,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她那么讨厌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季淮盛失望的想着。

  “季淮盛,你给我笑一个。”林栀对他命令道。

  她有点怀念大一那年他对王书记的那个自内心的笑,那个让她一眼就沦陷的笑容。

  季淮盛听话的扯起嘴角对她微笑,只不过脸部有些僵硬。

  林栀用手拍了拍他的脸颊,不满意的噘嘴道:“不是这个,不好看,我不要这个笑,再来。”

  28

  不好看吗?

  季淮盛不解的看向林栀,发现她湿润微醺的眼眸里都是自己的倒影,心头微动,伸出手掌摸了一下她的头顶,嘴角不自觉上扬,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露出一个宠溺的笑。

  看着他清俊的笑脸,林栀突然心跳加,就像大一那年第一次遇见他一样,再一次沦陷。

  她扑进他怀里,抬头去吻他的薄唇,带着这么多年的喜欢,先是压抑克制的轻吻着,后来却是热烈又汹涌的啃咬。

  季淮盛怔怔的承受着她的亲吻,他完全被她不正常的行为震惊了。

  当林栀的小手往他身下探去,隔着内裤握着他肿胀的性器时,季淮盛立即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她作乱的小手。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他的嗓音略显沙哑。

  “我要睡你。”林栀觉得这个季淮盛有点啰嗦,她这不是在梦里吗?在梦里要顾忌那么多干嘛。

  “抱我到床上。”她坐在他只穿了内裤的大腿上,用白嫩的双腿盘着他的腰催促到。

  季淮盛眼眸幽深的打量着她,她这是在耍酒疯吗?方式有点特别。

  见季淮盛没有起身,林栀用手扯着他的耳朵,不高兴的说:“快点,你不听话我就咬你。”

  说完就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力气还不小。

  季淮盛缩着脖子,轻嘶了一声,她居然真的咬他。

  林栀边咬边在他身上扭动着,她百褶裙下的花唇隔着内裤磨蹭着他腿间的隆起,惹得本就肿胀的性器又硬了几分,真是要命。

  在林栀一阵折腾之后,季淮盛喘着粗气把她抱到床上。

  林栀叉开双腿跨坐在他的腰上,双手用力推着他的胸膛,把他按在床上:“躺下,我要在上面。”

  “你清醒后会后悔的。”季淮盛躺在木床上仰视着她。

  “不会。”做梦有什么可后悔的,又不是真的,让她在梦里放纵一把吧。

  林栀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趴在他身上,从被她咬破皮的薄唇开始亲吻,接着一路往下,细密的亲吻着他的下颚、锁骨以及他胸膛上的两粒凸起,路过他性感的腹肌,来到被内裤包裹住的下身。

  她扯下他的内裤,粗大的性器顿时弹跳出来,拍打着她的红唇。

  看着布满青筋的狰狞性器,林栀略微迟疑了一下,就张嘴把粗大阴茎含进了嘴里,柔软的舌尖灵巧的扫过铃口和粗硕的茎身,细密的舔舐着。

  性器被温暖湿濡的口腔包裹住的感觉,太过美妙,让季淮盛忍不住轻嘶了一声,身上被她吻过的皮肤都似着火一般,灼热滚烫。

  他觉得醉酒后的林栀真是个吸人精血的妖精,性感,妖媚,大胆,与平时温婉端庄的模样大相径庭,宛若一只泼辣的小野猫,让人欲罢不能。

  林栀含了几分钟季淮盛的性器后,觉得口腔有些酸,就把它吐出来,移动臀部,让沾满口水的粗大阴茎对准自己的花穴缓缓滑动着。

  圆润的龟头微微破开她腿心的肉缝,自上而下的来回滑动着,滑过凹陷的穴口时,龟头的顶端总能陷进湿濡的穴里,浅浅的戳弄着她穴口的软肉,带来点点酥麻与空虚,惹得林栀浑身颤栗。

  她觉得自己里面好痒,整个人难耐又空虚,好想把他的大家伙塞到里面去。

  她扶着粗大的阴茎对准花穴,臀部往下坐,每次堪堪吃进去一点,龟头都会滑出来,蹭到旁边去。

  试了几次都不得而入,她有些急了,身体里的空虚和瘙痒越来越强烈,似是要把她逼疯。

  她凑到到季淮盛耳边,哭哭啼啼的央求他:“呜……插不进去,好难受,好想插进去,你帮我好不好。”

  季淮盛只觉得气血上涌,额头上青筋暴起,真想操死她,居然用这种娇滴滴的声音在床上求他,欠干!

  可见她一脸空虚难耐的样子,又不忍心折磨她。

  他哑着嗓子道:“扶着阴茎对准穴口,再来一次。”

  林栀听话的扶着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湿漉漉的穴口。

  他指示她:“臀部用力,缓缓往下坐。”

  当林栀往下坐时,他挺腰猛的向上一顶,龟头破开两片花唇,插进了湿濡紧致的花穴里。

  穴里层层叠叠的褶皱裹狭得太紧,龟头被裹得略疼,他忍不住又向上顶了顶,阴茎撑开合拢的肉壁,摩擦着凸起的褶皱,插了大半根进去。

  “啊……”林栀蹙着眉头低叫了一声。

  好胀,花穴被塞得好满。

  可是还没有插到里面,还想继续插进去,缓解她深处的空虚与瘙痒。

  她深吸了口气,臀部继续往下坐,粗长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没进她的花穴里,直到她的耻骨和季淮盛的大腿根部紧密贴合。

  两人的私处毫无缝隙的连接在一起,只能看到季淮盛裸露在外的两个肉蛋。

  29

  整根阴茎都插进了林栀的花穴里,把她的花穴塞得满满的,肉壁怯生生的紧绷着,似是被撑到了最大限度,龟头的棱角直直的顶着深处的花芯,她无师自通般前后左右移动臀部,打着圈,让龟头戳弄、研磨着空虚的花芯。

  花芯被研磨得一片酥麻,穴里流出更多湿黏的水液,打湿了两人私处的阴毛,身体的空虚也渐渐消退。

  她这种温吞的只顾自己爽的动作,让季淮盛略有不满,他感觉自己就是个人形按摩梆!

  “上下抬臀动一下。”他轻拍着她的臀道。

  林栀顺从的抬高臀部,让吃进穴里的紫红色阴茎露出来,抬高至只剩半个龟头在穴里时,又用力往下坐。

  噗嗤一声,整根粗大的阴茎又被吃了进去,撞击着她娇嫩的花芯。

  有点微疼,但是很舒服,疼中带麻。

  她喜欢这种感觉,便继续抬起臀部,上上下下的套弄着他的阴茎,阴茎摩擦着布满褶皱的肉壁,激起阵阵快感。

  随着不断的摩擦,两人结合处的温度越来越高,林栀感觉自己下面似是要被那根炙热的肉棒烫坏了一般。

  她咬唇看着他:“唔……季淮盛你的东西好烫,又烫又硬。”

  烫得她花穴不停收缩绞紧着穴里的阴茎。这感觉真实的不像在做梦,梦里的阴茎怎么会那么烫人呢。

  季淮盛挺腰向上顶了顶,没入深处的阴茎又往前插了点,戳弄着她的花芯研磨:“又烫又硬才能让舒服,是不是很舒服?”

  说完他快挺腰顶弄着,配合着林栀往下坐的动作,每次都狠狠向上一顶。

  “啊……啊……轻点,要被顶坏了。”

  林栀嘴里溢出破碎的呻吟声,被他顶得胸脯不停晃动着,荡漾出一圈圈性感的乳波,跪坐在他腰部两侧的脚不停打颤,都快要撑不稳了。

  看着她不停晃动的乳波,季淮盛身下的性器越灼热坚挺。

  他忍不住狠的挺腰向上顶了一记,阴茎撑开收缩的软肉,深深的插进了子宫口里:“我操的你舒服吗?嗯?”

  “啊……啊……嗯……舒服……就是太深了。”

  林栀的子宫口都被顶得颤栗起来,她腿一软直接趴在他胸膛上,呼吸急促,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季淮盛感慨,真不经操。

  他翻身把林栀压在身下,把她的两条腿折成m字形,面对面的操她,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她的花芯。

  她嫣红的花穴似贪吃的小嘴一般,一张一合的翕动着,穴里的软肉咬住敏感的龟头就往里吸,似是要把他的精血都吸光一般。

  明明那么湿了,还紧的要命,聚拢的褶皱绞得他的命根子都快要射了。

  他轻拍着她的臀部,哑着嗓子:“放松,别夹。”

  林栀被他撞得骨头都酥了,喉咙里出舒服的咕噜声,眼神涣散,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花穴不受控制的收缩,软肉缠住粗硕的茎身又绞了起来。

  季淮盛闷哼一声,快的抽插了十几下后,拔出阴茎抵着她白嫩的肚皮射了出来。

  他喘息了片刻,随手拿起身侧的内裤替她擦干净肚皮上的白浊,又拿起烘干的衬衫盖在她身上,拥着她入眠。

  第二天。

  林栀醒来后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躺在木床上,屋里没有季淮盛的身影。

  她揉了揉宿醉后,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回忆起昨晚做的那个梦,觉得真是惊世骇俗。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心里其实一直都想把季淮盛压在身下睡一次?

  看着身上穿着完好的衣服,林栀庆幸还好是个梦,不然她脸往那搁啊,梦里的自己那么淫荡。

  她起身下床,走了两步路,隐约觉得大腿处有股轻微的酸痛感,若不是醒来时衣服完好的穿在身上,她都以为昨天晚上真的压着季淮盛做了。

  这酸痛应该是昨天坠河折腾的吧。

  她刚想打开门出去,季淮盛恰好从外面走进来。

  他手里捧着几个又大又圆,表皮呈淡黄色的芭乐,果皮上还滴着水珠,看起来鲜嫩可口。

  “刚醒吗?”季淮盛低头问她。

  林栀轻轻的应了声嗯。

  季淮盛把芭乐塞到她手里:“这里没有找到可以充饥的食物,你饿了的话可以吃点水果,我已经洗干净了。这是在木屋后面摘的,应该是木屋的主人种的,吃完东西我们就回别墅。”

  “谢谢。”林栀接过他手里的芭乐,向他道谢,却在他侧身进屋时,身体蓦地僵住。

  30

  她看到了季淮盛脖子上鲜红的牙印,跟昨晚梦里她咬的位置一模一样,这里只有她和季淮盛两个人,总不会是季淮盛自己咬的吧?

  难道说昨晚的一切根本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生了?

  震惊和羞耻一起充斥着她慌乱的心,她昨晚应该是疯了,才会那么没脸没皮的趴在季淮盛身上求欢。

  这时季淮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昨晚,你。。。。

  【未完待续】

  字数:5,346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lmfnba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89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4

杏聊群管理員

112

主题

12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7819

青铜会员玄铁会员灌水之王火眼金睛高级群活跃峥嵘岁月建设巨匠白银会员建筑大师德隆望尊德高望重辉煌荣誉终身成就黄金会员

发表于 2023-3-17 1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季淮盛与林栀真真切切的两相情愿的发生了肉体关系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小说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4-20 12:20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